【人物】陈恕行:谨然为学 亲和为师

  按约拜访陈恕行教授之时,他正在耐心指导学生的学业,表情平和、语调严肃:“请先等一下。”陈教授对记者说道。掩起门,这间普通的光华楼办公室里进行着的不过是一场师生对话,只是严师口中的教导或许会成为使学生受益终生的良言。

  陈恕行教授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1965年复旦大学数学系研究生毕业。历任复旦大学讲师、副教授、教授。专于偏微分方程。与谷超豪等合作研究的“非线性双曲型方程组和多元混合型偏微分方程”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等值面边值问题和分布参数控制”的合作研究项目1985年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撰有论文《拟线性对称双曲组具有特征边界的初边值问题》、《高维半线性波动方程解的正则性估计》,著有《偏微分方程概论》,合著有《傅里叶积分算子理论及其应用》。

  即将在今年8月举行的2010年国际数学家大会,陈恕行教授因在偏微方程方面的优秀研究而被邀请进行45分钟的现场报告,同在被邀请之列的还有另6位中国数学界的知名学者,其中来自中国科学院的彭实戈教授应邀做了一小时报告。国际数学家大会45分钟报告人是由国际数学联盟指定若干世界著名数学家组成的程序委员会,根据数学科学国际前沿工作中的重大成果与进展来确定的,获邀学者在国际数学界享有很高声誉。

  谈起这次与会经历,陈恕行教授感慨良多。“这次国际大会,中国有七名学者受邀,其中1人应邀做1小时报告,6人做45分钟报告,与过去相比,这些数字表明了中国数学的学术水平正在不断进步;但是,”陈教授线小时报告人中,中国占一个名额,一百多个45分钟报告人中,中国占6个名额,这说明我们在数学方面的学术成果与国际水平还有差距。”在陈教授的眼中,过去的中国数学界就像一个锐角三角形,拔尖的人有,但是基础不够扎实;而现在,我们的学术队伍更像一个钝角三角形,搞基础研究的队伍不断壮大,这是好事,但要想成为真正的数学强国,除了数量更需要有质量的保障。

  正是有了这样一种眼界,陈恕行教授几十年来一直潜心于理论创新,在偏微方程方面取得了不少成绩,并于08年在四大国际数学杂志之一的J.AMS上发表论文。这股以身践行的学术劲儿已经成为陈恕行教授的人格魅力之一,感染着一批又一批的学子。

  陈恕行教授的授业恩师正是去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谷超豪院士,在跟随谷老先生学习的日子里,陈教授不仅在研究方向上得到了谷老的指点,更是亲身领受着谷老为师、为学、为人的动人精神。“谷先生话不多,但治学非常严谨,对学生也关怀备至。”陈教授回忆道。恩师的点滴行为在陈教授心中扎下了根,待到陈教授自己为师,他同样以一种不倦、严谨的精神教育、感染着后辈学子。

  “有个学生大一进来基础很好,但随着年级的升高,精力分散到别的事情上去了,学习自然跟不上”,陈教授在讲述这个个例时神情有些无奈,“其实我心里觉得很可惜,现在学习条件比过去好太多,学生应该更珍惜才是!”在谈到学生教育问题时,陈教授总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想来这大概是所以教育者心中的期冀所在吧。

  陈恕行教授年逾花甲仍坚持给本科生开课,奋战在教学第一线;对于自己的研究生,陈教授更是严格要求,悉心指导,给学生留下了“严师慈父”的形象。“数学学院一直一来都有研究讨论班的传统,学生需要在讨论班上作报告,”陈教授的学生石伟说道,“老师希望我们把基础打扎实,脚踏实地做学问。”陈教授除了要求学生踏实夯基础之外,还很重视学生研究意识的培养,“我现在带的几个学生可以说都很用功,但是研究意识、创新意识还有所欠缺,这个欠缺其实就是我们与国际顶尖水平的差距。”陈教授严肃地说道。本着“提高学生研究意识”的原则,陈教授在督导学生研究工作的同时,积极引导他们去独立思考、寻找理论创新点,旨在培养新一代具有良好研究素养的数学人才。

  在学习上的严格督导并不影响陈恕行教授在学生心中的亲切形象。“以前有位师兄在申请住宿时遇到了问题,是陈教授出面协调解决的;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学习研究,陈教授竭尽自己所能为学生创造完备的研究条件”听闻也好,亲历也好,石伟回忆起这一桩桩“爱举”,语气中尽是对恩师的敬慕与爱戴。听完记者转述这些“爱举”,陈教授却只是爽朗一笑:“其实都是些小事,以前没网络、电话的时候,我还常常去学生宿舍找他们,谈谈学习,拉拉家常;现在联系方便了,跟学生常常见面,他们若是遇上了困难,作为导师自然要尽力相帮。”

  学生眼中的陈教授是勤奋的他年逾花甲仍不倦于理论研究;学生眼中的陈教授是严谨的他用大半生的时间来求证真理;学生眼中的陈教授是亲切的他为师为人以爱先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