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本周末《海王》大爆,身边看过的人(几乎)都说好,我同样被影片展现出来的瑰丽和壮阔所折服,而电影一路高歌的票房成绩也证明了这一点。

  导演温子仁相当聪明,有效掩饰了影片存在的缺点和不足,并用大量绚烂和刺激的情节桥段填补了相应的空白,他很清楚观众们想看什么。

  这部片子的长处有许多,但在我看来,《海王》最值得称道的是其“低开高走”的调性:它把能做好的都尽量做到了最好,表面上却维持着足够的沉稳,在这样的语境下,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狂轰滥炸”,观众们自然(普遍)会收获惊喜。

  一直以来,能正面展现未知“海底文明”的科幻/奇幻类影视作品就乏善可陈,拍得好的更是凤毛麟角……《海王》不仅拍出来了,而且分量还挺足,直接甩给你七大王国。

  这可不是玩个有噱头的概念,而是真正把这个虚构的世界给搭建了起来:古代七王盟誓的旧遗址,兼具未来科幻感和远古历史感的亚特兰蒂斯,散发着简单粗暴气息的海沟王国,充斥着奇人异象的咸水王国和渔夫王国,传奇海怪库拉肯看守三叉戟的失落世界……

  不光如此,《海王》还从宏观角度到微观层面完善了这个世界的架构,例如海床上除了海洋生物外,也有许多沉船和集装箱等物品,它们共同组建了五彩斑斓的海中光影(这也暗示了影片反映的海洋文明和陆地文明共建新世界的态度)。

  与此同时,影片中关于水下智慧生物的“生活描绘”也能令人信服:所有人都是“游”而不是“走”的,一切举止均让观众感受到水下的阻力,如果动作幅度大了还有明显的水流和气泡,语言交流都进行了音效处理,以体现声音在水中传播的感觉等等。

  别小看了这些细微处理(尽管这是保证影片细节真实可信的基础)——最典型的一场戏就是亚瑟和奥姆的首次决斗,这场“海战”完全体现出了与“陆战”、“空战”迥然不同的质感,攻防似缓实疾,击技也颇有四两拨千斤的意味。

  并不是谁都能在水下和陆地上呼吸,所以就出现了泡在“防护服”里上岸的海族士兵,一旦失去水便会缺氧窒息——黑蝠鲼手下那群奥姆的死士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为影片贡献了不少别具一格的看点和笑点。

  另外不得不赞的就是《海王》的选角和造型,影片能大获成功,同样要归功于此。温子仁的“御用男主”帕特里克·威尔就不说了,最吸睛的当然是杰森扮演的亚瑟。

  其实在《正义联盟》之后,杰森·莫玛担纲“海王”的质疑声就小了许多……而在这部个人电影出来后,欢呼雀跃的都大有人在。

  电影一改亚瑟在漫画中金发猛男的形象,彻底走上了披发糙汉的“不归路”:不修边幅,以至于有些邋里邋遢(臭烘烘),长期赤裸上身,充分展示健壮的身材,动辄便用拳头解决问题,一言不合就是干……当你以为像施瓦辛格、史泰龙这样的硬派形象不再受宠的时候,杰森用实际行动证明“肌肉猛男”依然大有市场。

  饰演亚特兰娜女王的妮可·基德曼就更不用说了,年过五旬还能一度演出“少女感”来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在前面几场戏里,湄拉都以“湿身”状态出镜,紧身的连体服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肉身,再搭配上张扬火热的红发,别说“性感”了,就算别人直言“有股浓郁的porn感”我也不会反对……

  所幸温导懂点到为止的道理,在用性感牢牢抓住观众注意力之后,便逐渐用其他造型和场景来展现出湄拉的多面性,雍容华贵、直爽泼辣、纯真可人、智勇双全……不一而足。

  实话实说,《海王》的剧情依然存在不少问题,有些逻辑不能自洽,部分起转承合也稍显生硬,这是许多同类商业大片的通病——但影片通过节奏的把控和动作戏的堆砌,把相应的负面影响降低了许多……在观众感到不耐而皱眉前,就提前转移了注意力。

  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新奇刺激的桥段和场面:幽闭潜艇胖揍海盗,海底宫殿奔命追逃,荒芜沙漠探险寻宝,意式小镇一绝存亡,惊悚海沟夺路厮杀,先王遗座怒抢神杖,深海国战你来我往,海面决斗武定乾坤……

  也难怪有不少观众会说《海王》有种《指环王》/《星球大战》前传/《海底总动员》/《夺宝奇兵》/《黑客帝国》/《异形》/《诸神之怒》等等电影的既视感了……虽然我觉得直接这样类比下结论不合适,但这也说明《海王》至少学到了许多经典电影的“皮相”,本身也算一种肯定吧。

  上述那些特点固然爽心悦目,但最让我感到舒服的却是《海王》透露出来的一种纯粹“气度”。

  亚瑟是人类和亚特兰蒂斯人的混血儿,母亲贵为女王,他自小天赋异禀,还得到了维科的训练教导……但亚瑟长大后却没有多少不凡气质,助人为乐后深藏功与名,平时最首要的任务,也只是照顾痴心不变的父亲而已。

  一代人杰空有王室身份和屠龙之技,却限于自卑的心理和无谓的不羁,起点很高,落点却很小——相比起“DCEU”前面几位的苦大仇深、谨小慎微、刻板纯真,无疑“亲切”了许多。

  其实这类设定司空见惯,套路也大同小异,稍不小心就成了“装B”过头……幸好亚瑟避开了这种“虚伪感”。

  一方面,亚瑟是真的满足于现状,“我有妈妈留下的兵器就足够了,也不想去当什么劳什子国王,你们这群人咋那么不识抬举”;另一方面,亚瑟并非无原则地抗拒亚特兰蒂斯血统压到他身上的责任,“海陆之间真开战了老爹也不安全,我陪你走一遭,打不过弟弟我就跑,为了离开异次元世界不得不拿三叉戟啊…”

  亚瑟在这种被迫成长的经历中,始终没有产生高高在上的架子或沉重的思想包袱(这意味着没拉开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再配上他鲁莽直率有些混不吝的性格,一个讨喜的“海王”就完整了。

  这就好比有才艺的人被同学/同事起哄去上台表演一样,刚开始谦虚地推辞了两句,但在别人怂恿/鼓励之下还是上台了,不卑不亢,落落大方——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讨厌起来。

  实际上,亚瑟这种心态和表现,一定程度上也是电影《海王》与导演温子仁态度的某种返现:拍摄制作期间从没被“挽救DCEU!、振兴DCEU!”之类的口号绑架,只是埋头做电影,姿态放得很低,用作品说话,最近这些好评都是上映期间才冒出来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不过如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